• 信用信息
  •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 站内文章

关于信用建设高质量,听王伟、韩家平怎么说→

发布时间:2022-08-19 10:23:36 | 来源:新华信用

在我国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高质量发展阶段,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肩负着怎样的新使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 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意见》为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给出了明确的方向指引和路径安排。《意见》实施数月有余之际,针对如何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如何加强信用信息共享应用促进中小微企业融资,让我们来听听专家怎么说。





 王伟:重视“三化”,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也是一项推动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宏大社会工程。因此,应当树立系统观念,运用系统方法,把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作为一项系统化的社会工程进行推进。


作为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推进要注重实现“三化”:


☑ 一是社会信用建设要实现体系化,打造社会信任网络。当今社会是复杂的网络社会,包括民事交往、投资交易、政府管理等内容,为简化人际交往和政府管理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降低经济社会发展和运行的成本,需要构建体系化的信任机制。


我国的信用建设经历了从伦理道德层面向制度层面、从个体信用向机构信用、从私权利主体向公权力主体、从经济信用向公共信用的变迁过程。从国家层面来看,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广义社会信用格局正在形成,形成了涵盖政、商、社、司等重点领域的信用建设局面。在此背景下,不妨说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要用系统化的思维和方法去推进这一系统化工程。


☑ 二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要实现社会化,完善社会共治机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需要社会的普遍参与、合作与监督,实现社会共治,要强调治理主体和治理手段的多元化。不仅需要政府引领信用建设,还需要吸引企业、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社会公众、新闻媒体等众多主体共同参与治理。同时,信用治理的手段绝不仅仅只是命令和强制的手段,而应当包括道德教化、制度规范,法律强制等多元手段,涵盖高强度、低强度和中性、柔性的治理机制。


具体而言,要推动全体社会成员自律,使其更加主动自觉地遵守诚信的道德观念、履行社会责任。要引导企业构建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机制,强化对失信对方的约束,降低对方违约失信风险,有效规避信用风险;要构建政府、行业协会、社会组织、社会公众普遍参与的社会治理机制,进行失信惩戒和守信激励。


☑ 三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要实现制度化,优化信用治理效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应当重点加强三类机制的运用。其一,市场声誉机制,要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通过完善相应的信用信息传播、新闻媒体宣传等方式,运用声誉机制激励诚信企业、惩戒失信企业;其二,信用“硬法”机制,通过人大、政府的正式立法确立诚实守信的基本行为,划定必须遵守的诚信底线;其三,信用“软法”机制,包括行业协会、商会的自律规则、诚信管理制度、诚信档案、信用标准以及发布诚信宣言等方式推动信用建设


这些机制的运用,其核心和主线在于构建制度化的信任制度,包括信用信息的传递、失信惩戒、守信激励、信用服务、信用监管、诚信宣传教育等信用制度体系





 韩家平:以信用服务实体经济改善中小微企业现金流



小微企业是促进社会经济高速发展、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新发展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在经济社会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了重要进展和阶段性成效,尤其是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方面贡献了应有的力量。国家出台的一系列“保市场促融资”的政策措施,助力小微企业健康发展。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信用研究所所长韩家平表示,目前中小微企业面临着四大难题,一是需求不足,二是成本上升,三是应收账款拖欠导致的现金流紧张,四是发展资金短缺。


他认为,近年来企业应收账款规模逐年扩大、账期越来越长,尤其是大企业拖欠中小微企业账款问题比较突出。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年到2021年,规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净增加11.82万亿元,累计增长168%,而同期营业收入只增长51.7%;从账款回收期看,2021年相对于2011年净增加19.7天。


除宏观经济因素外,中小企业账款被拖欠成因复杂。既包括法规政策不完善、信用体系不够健全等制度原因,也存在执法力度不够、公共配套不完善以及执行层面的原因。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政府和大企业“去杠杆”,国企降“两金”,与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都有密切的关系。实体经济本身产能过剩,利润下降,信用服务业不发达,行业组织发育不成熟,中小企业自身创新能力、竞争能力不足,信用风险管理不健全,大企业缺乏供应链良性生态意识,滥用市场优势地位,都加剧了中小企业账款拖欠困境。


另一方面,从企业经营层面来看,现在企业贸易行为越来越倾向于赊销方式,就是信用销售。这种情况下企业要把信用风险管理上升到战略高度,为保障销售应收账款及时回收,企业内部就需要建立科学的信用管理体系,同时也需要外部的信用服务支撑。


“当前企业融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如果再一味通过负债方式融资,会进一步加大杠杆率、增加企业财务负担。应该考虑更多从间接融资转向直接融资,从增加负债的方式转向盘活存量资产的方式,如加快应收账款、存货的流转速度,也一样可以解决企业现金流的问题。”韩家平说。


为此,韩家平建议:


☑ 一是健全防范和化解拖欠中小企业账款的长效机制。完善法律法规和执法机制,将大企业拖欠中小企业账款问题纳入到《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治范围。适时出台专门法律,加强信息披露,强化对大企业拖欠中小企业账款的信用惩戒。


☑ 二是大力发展信用融资,完善中小微企业征信、增信、风险分担和风险补偿机制。当前要解决好公共信用信息归集共享问题,加强公共信用信息与市场信用信息融合,通过多维度大数据对中小微企业进行精准信用画像,降低信息不对称程度。同时要创新金融产品,尤其是要大力发展数字化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等,通过盘活企业应收账款实现企业现金流改善。


☑ 三是提高中小微企业诚信合规意识和信用风险管理水平,增强抗风险能力。


☑ 四是大力发展信用服务行业,如企业征信、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信用保险、商账追收等。


☑ 五是加强行业自律组织信用管理机制建设,建立行业信用信息交换共享机制等。